网站地图
  • 网站首页
  • 国内
  • 国际
  • 娱乐
  • 军事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社会
  • 科技
  • 港澳
  • 负重奔跑:基层主官在路上

    发布时间: 2021-04-03 20:30首页:主页 > 军事 > 阅读()

        新疆军区某团榴炮营二连连长张任常(中)和指导员刘晓云(左),在训练中结合地形图现地指示目标。黄飞皓 摄

        今年初,南疆军区某团机关干部曹稳军,被调整到基层连队任政治指导员。曹稳军原本以为,自己会很快适应新的岗位。到任后,他发现没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大到抓支部建设、军事训练、后装保障,小到抓伙食调剂、营房营产、人员思想等,曹稳军样样都得参与、事事需要过问。若是连长因外出执行任务、探亲休假等原因不在位,自己还得将连长具体负责的事务全都担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上头千条线,下面一根针。”部队常用这句话来形容基层工作的千头万绪。曹稳军觉得,自己之前是“捏着一根线连着一根针”,现在是“拿着一根针穿起千条线”。

        基层是部队工作的基础,基层主官的“承重状态”、抗压能力如何,直接影响着基层建设水平和战斗力生成。为此,南疆军区广泛调研基层主官队伍建设情况,摸清基层主官压力来源,机关、基层合力破解基层主官难题困局,持续激发释放基层主官干事创业的动力和活力。

        基层主官肩上的“担子”有多重

        夜已深。

        喧嚣一天的南疆军区某团野外驻训地,沉寂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马不停蹄忙完一天的工作,加榴炮营二连连长贺俊回到帐篷内,舒了一口气躺在床上。耳边,似乎还回响着白天装备发动机的轰鸣声、人员的呼号声。此刻,难得清静下来,他按了按有些发胀的太阳穴。

        想到几天后团里要进行实弹射击考核,贺俊又猛然从床上翻身而起,各种事瞬间如潮水般涌进脑海:一定要搞好考核前的针对性训练,准备各类软硬件资料,清点人员装备实力,开展人员思想调查,加强人员安全管理……

        时间紧、任务重、标准高,每项工作都不能马虎。为了连队的荣誉与发展,贺俊还是决定加班搞出个迎考方案。

        这次驻训开始前,贺俊本来准备休假回老家,把婚事给办了。但谁知,驻训突然提前,他和未婚妻一商量,推迟了休假。

        后来,未婚妻专门从千里之外的老家赶到驻地,两人在驻地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。之后,忙于驻训物资筹备的贺俊,仅仅和爱人待了不到4天时间,就动员她回了老家……

        对于一名基层主官来说,不折不扣地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办事,扎扎实实抓好基层各项工作,确保单位建设的正确方向,是履职尽责的必然要求。但工作的高强度和家庭的牵引力,时常让贺俊感到一种难以名状的负重。他心里清楚,作为基层主官,自己决不能逃避,也丝毫不能松懈,需要的是默默承受、负重前行。

        同为连长的李波,对贺俊的想法感同身受:走马上任还不到2个月,指导员外出参加培训,他军政工作一肩挑,每天忙得团团转。

        “基层主官责任重、琐事多,‘两眼一睁,忙到三更;两眼一闭,提高警惕’就是真实写照。”在某合成团指导员蔡川看来,他们除了要花费大量时间跟课跟训外,还要时时提防,避免各种安全事故发生。

        某合成团电子对抗连连长解飞对此感受深刻。今年4月,团队给该连赋予了某新型装备课目示范任务。表面上看,任务只有一项,但包括场地、器材保障在内的诸多事务,都需要请示协调,加上其他各类日常性工作,身为连长的解飞忙得像陀螺,“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用”。

        “当前,部队任务日益繁重,节奏越来越快不说,标准要求也越来越高,很多基层主官都觉得压力很大,始终处于高度紧绷状态,需要引起高度关注。”某团政治工作处主任李冰说。

        基层主官的“承重”来自哪里

        谈及基层主官承重的原因,某合成团政委蒲城栋认为,基层主官大多处于事业的“爬坡期”,面临着来自部队、家庭和社会等方方面面压力。

        榴炮营一连连长朱正男,担任连长已有3年多,先后与两任指导员搭档,把连队建设得有模有样。在谈到基层主官的任职经验时,朱正男对笔者说:“基层主官是要带队伍干事业的,不能打乱仗,得有充裕的时间和精力带领连队向前发展。”

        基层工作确实头绪多,时常让基层主官应接不暇。朱正男记得,一个普通的训练日,白天在训练场组织训练,晚上他本是要准备授课教案的,可一想到应该召集骨干讲评白天的训练情况,于是就组织召开讲评会。会开了一半,他又被营部通信员叫走学习传达文件。直到晚点名时,他才把讲评白天训练的内容说完。

        这一切结束,朱正男才坐在电脑桌前。完成教案,一看窗外,天色已见亮。

        “在连队,工作时常是多条线并行,一天之中抽时间给家人打个电话都难。”朱正男说。

        各级对工作标准要求高、问责力度大,也常常使基层主官有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之感。

    特别声明: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    网站首页 - 国内 - 国际 - 娱乐 - 军事 - 体育 - 财经 - 社会 - 科技 - 港澳

    本站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对您作品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处理!

   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

    Copyright © 2008-2020 www.sale-generator.com 江苏哈特机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